代开信用证套现者的仓皇自白:我的资金链要断


ʱ䣺2019-10-06

  主动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爆料”的张先生目的很直接:要求一家“合作”银行允许他提前赎回刚买进的200万元理财产品,并继续与他“合作”。“否则我的资金链肯定要断,还不上的钱还不是银行埋单。”他左手擦着额头上的汗,右手捶着桌子。

  张先生名片的头衔是一家民营进出口公司的老板。背面密密麻麻印着公司业务:服务进出口企业、专业报关、代办外汇、海运订舱、办理商检……他与银行所谓的“合作”到底是什么,记者并没有看出什么门道。

  “那些小业务就是充充场面找找客户的。”张先生言简意赅,“我主要帮人海外进货,在银行代开信用证,然后套钱做点投资。”

  “但是现在银行要逼死我。”他告诉本报,近期去银行开信用证越来越难,因为有“三条绳索”束缚着:银行开始对开立信用证进口品种、企业资质、信用证期限设置了诸多限制。

  对于大宗进口依靠延时付款信用证套现的模式,简言之,就是在银行开立180天期信用证用以进货,然后将货物快速脱手套现,相当于获得一笔短期贷款。所不同的是,张先生是一个信用证的代开方,全无囤货和销售的风险,他的套现,本是一笔无本无风险买卖。

  据张先生称,他在上海、苏州、深圳、东莞都有网点和业务,从事过“该死的电解铜”,也帮忙进口过铝粉、电解镍,甚至做过粮油、原木等。

  至于客户,他称,不是每一个贸易商都在外经贸部门办过进出口经营权;即使有此经营权,大多数中小企业也不具备在银行开立大额国际信用证的资格,或是可以开具但额度不够;即使额度足够,中小企业也需向银行先缴全额保证金,而在他这里则大多数不必。

  此外,无法在银行开立信用证的客户一般会找国有大型贸易企业代开信用证。对此,张先生还有另一套“虎口夺食”的秘诀:第一,“并非每一家民营企业都能被大国企看得上,国企看不上的企业我看得上”;第二,“我有比国企更多的优惠”。

  张先生说,大型贸易企业一般很强势,有些民营企业进口商销货不及时都会被封杀。而他非但不封杀企业,还给更多实惠,比如免手续费,甚至不赚差价。或是在“资金行情好的时候”对大额进口单子价格“倒贴”,如代客户进口5000万元货物,只收客户4950万元。这笔看似赔钱的买卖若能帮助张先生套取5000万元资金3个月(即信用证期限6个月,但仅用3个月完成进货和出手给客户),即使以低于市场拆借平均价格的月息两分来计算,张先生的资金收益也达300万元。

  张先生的具体操作方法是:依据不同银行、不同进口货物和不同出单国家,他交给银行开具信用证的保证金比例约为10%~20%,有个别银行甚至因其买了大额理财产品而不需要交保证金。他的客户一般会自行和国际卖家商定买卖事宜,他则只需出面作为代理进货方,货到国内后再以内贸的形式卖给实际进货方。为了防控价格波动和汇率波动风险,依据行规,他一般会收取客户30%~50%的保证金,有时也收取全额保证金。

  不过,张先生也有苦恼,即有的客户需要等自己把货物卖出后才能将款项给张先生,这样货物一旦滞销,张先生就无法套现。此时,张先生会愿意压低出货价格帮助客户销货,以便更快套取资金,保障自身现金流稳定。他的客户因此得以低价销货,就有了破坏市场价格机制的风险。

  对于本报记者评价此信用证“中介”行为手法新颖,张先生不屑一顾:“你去阿里巴巴看看,不止我一家。”

  对市场敏感的张先生告诉记者,银行对融资铜信用证的警惕去年就开始了,行业里因此找了镍、铝、锌这样的金属来顶上,只是“没有想到最近打击得那么厉害”。

  他称,那些“合作”银行变得越来越挑剔。第一,有的银行开始限制一些融资品种,比如有的地方融资铜的大额信用证就很难“顶风作案”;第二,有的银行对开信用证的企业资格要求更为严格,对国有大型贸易企业仍然放行,香港?金网而后一家人火速将欢欢迎往病院好像,但对张先生这样的民营企业就把路封死了;第三,不少南方地区的银行停止了对他的企业开具90天以上的信用证。

  “90天的信用证,对我来说就没有意义了。”缩短了信用证延期支付的期限,就相当于抽走了张先生的利润空间。

  张先生紧张的是,银行的政策收紧不只是断了他未来的财路,更是让他持续运转的资金链条将断。

  实际上,张先生一直通过滚动操作信用证套现来长期占用一笔资金,相当于短贷长用,投向了诸如一年期的房地产项目,或是一些半年到一年的资金拆借。而现在他投出去的钱并不能一时半会都收回来,一旦没有新业务持续滚动下去,就表示他目前正在银行开立的信用证可能无法兑付。

  此外,对于这一次融资铜危局引起的行业“劫难”,张先生也认为,他的失误在于“搞定了支行,但这次的政策却是自上而下的,支行也没办法帮忙”。

  他说,为了帮助相熟的某银行支行创造业绩,拉升自己公司的“客户综合贡献度”和“使用银行产品数量”,他一个月前刚刚购买了200万元收益不足5%的理财产品。他称,有时候,多购买银行理财产品还能降低一点信用证保证金比例,谁知这次,连信用证都开不出来了。

  5月6日,国家外管局下发《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让大宗贸易融资受到打击。《通知》要求加强银行结售汇综合头寸管理,加强对进出口企业货物贸易外汇收支的分类管理。

  本报还获悉,央行广州分行、国家外管局广东省分局近期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各银行暂停办理集成电路等货物进出口贸易90天以上远期贸易融资、进口保付业务以及相关组合理财产品销售;同时暂停为包括在特殊监管区物流的企业开立跨境人民币融资性保函。四海图库总站